>
首页 > 学术交流

伏地魔死去,人生痛苦依然

时间:2016-12-04 19:31:30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7部8集10年告终,此时此刻,缅怀岁月悼念成长总是最伤感也最容易的事情。从七零后到九零后,从童心未泯或本来就是童子之身开始,直至油米柴盐的麻瓜生活或体味成人世界况味的初次长成,哈利·波特和他的伙伴们甚至那个被万众麻瓜深爱的伏地魔,确实裹挟了全世界人们十六岁的花季、十七岁的雨季、十九岁的最后一天……简言之,一系列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于是,有人发诗感怀,“小时候,离愁是一个阿瓦达索命咒,哈利在这头,詹姆和莉莉在那头;长大后,离愁是一帘黑色的帷幕,哈利在外头,小天狼星在里头;后来啊,离愁是一方白色的坟墓,哈利在外头,邓布利多在里头;而现在,离愁是一盆银白色的记忆,哈利在外头,西弗勒斯在里头。”

        即便你确信自己不是麻瓜,也注定很难拥有哈利那般颠沛流离的成长史,父母双亡与寄人篱下、万千宠爱与万般威胁、魁地奇杯与独挑大梁。虽然故事中那可怕的伏地魔,其实早已化身成若干状态围绕在我们身边,毒疫苗、三聚氰胺、校园暴力、强制拆迁、路桥坍塌、楼房着火、路上药家鑫、高铁动车……与愁云密布下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莘莘学子们一样,我们能够幸运的长大成人,实在不容易。列车从九又四分之三车站驶出,之后的人生轨迹就像小魔法师们尝到的第一颗软糖那样,不同的味道将你引入不同的生命,黑夜也就在咀嚼中渐次融化开来,吞噬着短暂青春那些最美好的炫目瞬间。

        无需罗琳的忠实读者,只要系列电影从没落下的普通观众,对整个系列呈现风格的发展变化都在清楚不过,以奇幻趣味的特效场景引人入胜,再以逃亡片式的惊心动魄牵动情绪,接着陆续让主角拥有以每个俗世麻瓜一般的成长经历来得到认同,并在传统的正邪两立矛盾中爆发精彩叙事,最后满足受众安全的奉献邪不压正的happy ending,顺便一道为一起走过的日子发出无尽嘘唏。

        确实,无论小说还是电影,哈利·波特系列都严格尊崇着最严格的平行蒙太奇戏剧架构,哈利与伏地魔两条线索,既是惊险片里两部高速追逐的汽车,又是棋盘上对决的两个高手,而且为满足剧情悬念,总让反方先走一招,以达至力挽狂澜的翻盘高潮。因此,每一部哈利·波特总伴随着斗败格格巫的结局暂告段落,即便不是铁杆粉丝,辨不清其中复杂的人物关系,依然不大影响单独一部抽出后的故事可理解性,很简单,总是哈利在少年的某个时间又遇上了各种麻烦,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完成剧情电影的最基本功能。

        不过,到了最后的第七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或许是片方想多捞一笔,又或许是这批生活了十年的演员们依依不舍,就干脆搞成上下两部。平行蒙太奇就被粗暴的一分为二,几乎没有任何过瘾的交叉剪辑,就让反面伏地魔在上部开头出现一会儿后,就全篇叙述哈利·波特的逃亡与寻觅,直至上部末尾,才颇为莫名的重又跳出挖了邓布利多老坟的伏地魔。阴差阳错的,哈利三人组本该乏味的逃亡之旅却成了不少文艺片粉丝热爱的公路片风格,彻底游离于整套故事之外,像一次精彩的走神,伴随着Nice Cave低沉忧郁的《O’ children》吟唱,无意的制造了一场还算不赖的间离效果,情绪性的而非戏剧性的重拾观者的青春伤怀。当然,到了结局的结局,死亡圣器的下部,一切又归为较为紧凑的经典好莱坞式平行剪辑,《魔戒》般的攻守也最终在青春澎湃的高峰,伴随一切读者和观众,难舍的告别了成长记忆。

        记得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中,娇小的马蒂尔德问莱昂:“人生是不是一直这样痛苦?还是只是童年?”如今10年的游戏终于通关,故事里的大boss伏地魔终于挂了,可现实中的人们依然得面对衣食住行等一切不让人安心的痛苦。

        “一向如此”,杀手莱昂冷冷答道。

上海实训基地

上海水晶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323号1001- 83室
办公电话:021-60403563
报名热线:400-820-6192